发现一个看文存稿的好地方,祈祷别太和谐
布袋戏圈小透明
此地只存放域界相关的存稿
只关注所爱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二十一章 蓝氏门阀

《煌朝苍穹传》

第二十一章 蓝氏门阀

  白天的时候,俏九习惯把头上的斗篷帽放下,将脸上幽异恐怖的魔纹暴露在世人眼中,他并不在意路上的行人如何避之不及,相反,这种与人的距离感反而让他感到平适惬意。

  此时这道幽黑的魔纹上还沾着点点白色,俏九十分可惜地将脸上的豆花刮下来,咬着指节轻吮了一下,然后重重地把手搭在那大汉的肩上,咬着牙抽着筋,颇为诡谲地笑道,「这位兄台,人说一寸光阴一寸金,我花了半个时辰才买到的晚饭,就这么被你一抬手给翻了,你说你该陪我多少,才够弥补我这大半天的损失?」

  那大汉原本要反手发作,看到俏九脸上的黑纹顿时被唬了一下,立刻他又发现,那只压在自己肩头的手看...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二十章 恩施玉露

《煌朝苍穹传》

第二十章 恩施玉露


  「不可能。」萧凛末回拒得毫不犹豫。

  葬魂皇顿道,「他曾救过你之性命。」

  「那又如何,如果当时我知晓他是阅天机,是寰尘步武的谋师,我宁死也不受他之恩...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十九章 宫中常客

《煌朝苍穹传》

第十九章 宫中常客

  午膳后,葬魂皇继续批阅那厚厚的三叠奏疏,阅天机则拈了一本杂记随手翻着。门窗映着树影,微风攒动,斜阳不烈不柔地洒进来,二人彼此安静,又时时感受着对方的存在,此情此景如真印了诗中所写『终身所约,永结为好,琴瑟再御,岁月静好』之意。

  可惜这种安好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入暮时分,葬魂皇察觉外围的侍卫来回频繁,料想是梅园中出了什么事,刚要开口唤人,只见阅天机已经放下了手中杂记,唤了凌霜节进来。

  「发生何事?」葬魂皇问。

  凌霜节先瞥了阅天机一眼,然后低着头回道,「是新搬入梅园的安贵嫔,刚才不慎溺水于落英湖中。」

  葬魂皇沉吟一声,...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十八章 一品粥

《煌朝苍穹传》

第十八章 一品粥

    徐安未开口,眼泪已款款而下,阅天机静静地等着她叙述。

  「开始,凌贵妃只是叫了太医来为我诊脉,看看我是否真的怀了孩子,起初还担心被那太医查出我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与时间不符,不料那太医只说了我有孕是真,其余并未多说什么……」她抽噎着,顿道,「原本以为此事也就这样了,岂料她突然差宫人关上了房门,将我绑缚在床上,让掌事宫女和几名太监将我……将我……」

  徐安情绪激动,深吸几口气,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口述后面的情景,阅天机主动为她补充,「宫闱之中,自有一套判定女子是否为处子之身的办法,她是找人在你身上试验了,是吗...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十七章 交易

《煌朝苍穹传》

第十七章 交易

  如果一个犯人被关进天牢,那也许还可以尽力拯救一下,但如果一个人被关进暗牢,那等待他的就只有无边无际的黑色恐怖和穷尽一辈子期盼以求解脱的死亡。

  葬魂皇终于明白,为何阅天机恳请自己无论如何不要为难徐安。

  「你有胆承认此事,就该有承担后果的觉悟。」葬魂皇狭长的双目闪着厉光,「三年前,本皇曾一度要将孟志远以及那一干文人碎尸万段。」

  魂皇的声音并不激动强烈,平稳有力,字字刺进徐安的心里,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得到,如果魂皇要孟公子死,那是比吹灰更简单的事情。

  「所以,你最好给本皇一个饶你不死的理由,否则,吾不介意让你和他到牢中相聚。」...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十六章 试探

《煌朝苍穹传》 

第十六章 试探

  窗户关得严严实实,卧间的帘帐也都一一放下,黑压压的有些阴沉,叫人辨不清此刻是什么时辰。

  视线跟着还未清醒的大脑一起模糊,晕乎乎的,仿佛一切都处于混沌状态,唯有感知到的床垫、被褥、枕头是熟悉的存在,绵软得一塌糊涂,就和自己的身体一样。

  用仅有的力气蜷缩起五根手指,带点轻颤,努力把指甲嵌进肉里,效果甚微,但多少还是激起了痛觉,朦胧感为之渐渐驱散。

  意识逐步恢复,但身体却没多大的变化,好像不是自己的,每动一下都艰难万分。

  正在思考如何是好,门口吱呀一声,有人蹑手蹑脚地推门进来,隐约可见是一个红色身影,由于视线的模糊无法辨清性...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十四章 温泉(前篇)

《煌朝苍穹传》

第十四章 温泉(前篇)

  西庭于皇城宕炎血海中真不可谓不冷清,一半群丘,一半花草树木,像是野生的,还未开辟的,仅有的三座宫苑放在这里就好像是黑幕里的三圌点星子,似是明亮,而又微不足道。

  可即使是如此冷清的地方,平日里也有不少宫嫔妃子愿意乘着轿辇冒着寒风或是烈日远远而来,其中多是为了西庭北边的后山炎泉。

  据说这是当年一眼苍穹阅天机勘测而出的风水绝佳之地,确是不假,单是这一带的温泉就有一百四十八处不同的变化。葬魂皇建城之时特命工匠辟凿了一百四十八座池子,池与池相连,却又是各个不同,其中当然不乏养颜嫩肤之类的美人浴池。

  庆典完毕,不少妃嫔算是歇下了一...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十三章 有药可救

《煌朝苍穹传》

第十三章 有药可救

  放下最后一本奏折,漆黑的天空已经渐渐涂上了一层灰蓝,眨眼一变地泛起刺目的晨光,阅天机深吸一口气,闭上酸涩的眼睛,却是毫无困意,提起灯罩吹灭蜡烛。

  蜡烛一灭,门外现出人影,阅天机打开门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走出房间轻轻把门关上。

  「谋师,魂皇他……」凌霜节知道魂皇昨晚醉得不省人事,特意一早前来探视。

  「不用担心,转告温愉,魂皇宿醉未醒,今日不上朝。」

  「是。」凌霜节自袖中拿出一封书信,交给阅天机,「白儒飘雨的任务已经完成,不出谋师所料,东凌雪国那二十名狼环舞者中有十八人身手不凡,绝非寻常的舞者而已,如果派出的不是雷雨暗杀团...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十二章 醉酒

《煌朝苍穹传》

第十二章 醉酒

  五月昼长夜短,天已经完全黑了,时辰确实已不早,平时这个时候屋里那团红影早坐于主案批阅奏折,而此时奏折倒是积压了不少,人却迟迟未来。

  听说炎帅成功剿灭了西南道梁之国最后一股逆军流寇,今日得胜归来,魂皇在庆典上免不了要与众军将士痛饮几杯,以炎帅、鬼万象他们几个的脾性……哎,魂皇今夜怕是要醉宿天穹殿了。

  凌霜节望着窗外的月牙呆想,回头看向屋里的烛火,谋师今日精神不错,没出什么大的异状,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地每过一个时辰派人向魂皇禀报一次谋师的情况,唯有如此,魂皇才能在前朝安心,接受各地属臣的朝拜,与得胜归来的将士们狂欢作乐。

  「谋师,...

【葬阅】《煌朝苍穹传》第十一章 游鱼

《煌朝苍穹传》

第十一章 游鱼

  煌朝自开国以来,每年就有大大小小十数个节日,每个节日都有其特定的意义、价值以及功用。

  端午本是中南一带的传统节日,寰宇一统后,为了拉拢各地属国之民心,葬魂皇下令定端午为举国同庆之佳节,邀请各藩来朝庆贺,传递各国文化,彰显煌朝之恢弘澎湃。

  尚英殿自五更天起就人人忙活的手脚不停,从打扫房间到布置花台,从妆容发饰到地毯鞋袜,负责的宫人们无一丝敢马虎。要知道,今日可是他们主子洛辞心洛贵嫔大出风头的日子,谁敢出了岔子,怕有十张脸皮都不够撕的。

  「小主今日挑哪件衣裳入宴?」浅消已命宫女们摆出十二件特意为今日宴会裁制的新衣,展现在洛辞心面前...

© 凉生须臾 | Powered by LOFTER